为了让你更好贴膜,iPhone 12花尽了心思

2020-08-10 20:43:57      78 浏览    作者:菲一般

众所周知,iPhone 12的设计思路将回归方正造型,但近日还有一个消息可能会让果粉们开心:知名爆料者“Apple Lab”发布推文称,iPhone 12所有型号都将采用纯平面玻璃设计,取消自2014年使用至今的2.5D弧形玻璃。

在曲面屏和瀑布屏大行其道的当下,苹果的这一“复古”举动,背后是商业和设计的双重考量。

贴膜Boy的福音

其实,iPhone 6的弧形前面板设计并不是苹果首创,早在2012年的Lumia 920上,诺基亚就采用了2.5D玻璃前面板,来贴合整机的弧形设计。在之后,随着手机尺寸的不断增大,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重视大机身的手持舒适度,弧形前面板也成为了各厂家的标配。

客观来讲,弧形前面板确实在视觉效果和手感上都要胜过平面前面板,但对于“贴膜Boy”来说,这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由于iPhone 6采用了弧形前面板的设计,作为当时手机市场上少数能通过周边配件盈利的重要机型,贴膜市场也迅速对iPhone的弧形前面板进行研究,宣布“3D全贴合”钢化膜已经进入量产阶段,预计在几个月内就能做到完美贴合。

在全面屏风潮出现后,屏幕的视觉体验被提升到了更高的优先级,就连中端产品也在逐渐更换为弧面前面板。但过了六年,我们在大街上看到的手机贴膜,依然是以“缩圈式”贴膜为主流,在后续的安卓机型上,我们也很少看到“3D全贴合”钢化膜的身影。

“3D全贴合”钢化膜消失的原因有三,一是成本,相较于原来的平面钢化膜,3D钢化膜要用到热弯工艺,来适配手机的弧面前面板。普通钢化膜的成本在一两元左右就可以搞定,做一个热弯膜成本至少翻三倍,算上快递、人工、包装等费用,至少要二十元以上才能搞定,这还是占了iPhone出货量大的功劳。

近年来,一种名为“冷雕”的工艺也开始流行起来,它规避了热弯工艺带来的曲率误差、玻璃变形(热弯对于温度控制要求较高)等问题,而是直接采用CNC打磨来形成精确的曲率。但由于玻璃本身较为脆弱,冷雕在生产过程中也很容易导致“崩边”的问题,降低了生产良率。

其二就是易碎性,相较于传统的平板手机膜,3D钢化膜的主要受力点在于边缘。一般来讲,为了保持手感和屏下指纹的精准性等要素,钢化膜的厚度一般都在0.3-0.4毫米左右,而弧形边缘会进一步缩小钢化膜的厚度,导致3D弧形钢化膜的易碎概率大大高于平面膜,从淘宝的相关产品评论中也可以看出,其碎屏的风险并不低。

第三就是装配难度,目前的3D钢化膜为了避免白边和贴合的问题,都会采用特殊处理的胶层(如UV胶等),但这样又提升了贴膜的难度。如今的全覆盖贴膜,一般 都会有专门的退换货处理运营,以及附赠“贴膜神器”,这也让一款有着疏油层、全覆盖的3D钢化膜价格达到了上百元。

可以说,2.5D前面板设计的出世,确实让大屏手机有了更好的手感以及视觉观感,但对于热衷贴膜的用户来说,它的出现反而降低了使用体验,带来了尴尬的贴膜体验与更高的维修成本。

后来的“瀑布屏”热潮,更是打醒了部分消费者,当手机屏幕也开始大曲率弯折的时候,曲面钢化膜所遭遇的易碎等问题,也终于在手机屏幕上复现。只顾外观、不顾实用性的设计语言,开始被消费者反感。

不可否认的是,这次iPhone传统设计的回归,让钟爱全覆盖的贴膜人士有了用武之地。但苹果大刀阔斧地改变iPhone的设计语言,又是为何?

传统设计语言的回归

在之前的iPhone设计语言中,“曲线”一直是Jony Ive的主旋律。在他入职苹果前的作品中,就可以一窥他对于曲线的热爱,他的好友,Apple Watch的设计师之一Marc Newson,也是一位曲线设计的爱好者。

虽然在Jony Ive的手下,也曾设计出方正造型的iPhone 4和iPhone 5,但只要细心观察同时期的iPod Touch与iPhone 5c系列,就会发现Jony Ive还是更倾心曲线设计,在iPhone 5c的宣传视频中也能明显看到这一点。

iPhone 4和iPhone 5的方正造型,这与其说是Jony Ive的主意,更多的是来自射频天线和结构强度的刚需。

Jony Ive喜欢“还材质以本来面目”,对当时的苹果来说,只有采用方正造型,才能够使用CNC一体切割的不锈钢边框与金属后盖,并满足iPhone的通信与“极简设计”的需求。

但方正造型并不是Jony Ive的设计初心,在没有天线和结构强度的压力下,Jony Ive的设计仍然是以曲线为主。

2011年,乔布斯去世,2013年iOS的掌门人、拟物化设计的推崇者Scott Forstall离职,Jony Ive开始独揽苹果的设计大权,自此,苹果产品中直线的设计语言已经很少出现,取而代之的是极简的曲线设计风格。

在升任首席设计官之后,Jony Ive将全部精力放在Apple Park和新Apple Store上。2015年他在在采访中表示,设计产品让他“深感疲惫”,并将Apple Watch称作苹果产品中最难设计的部分。

在Jony Ive逐渐淡出苹果消费产品设计的同时,苹果的产品设计思路也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2017年,新款iPad Pro采用了直线造型,2019年的Mac Pro也回归了传统的塔式结构,设计开始让位于功能,Jony Ive虽然还是名义上的设计领头人,但已不经手具体的产品设计工作。例如iPhone X的主要设计工作,就是他的副手Richard Howarth来完成的。

在Jony Ive离职后,三个人接手了苹果的设计工作:工业设计副总裁Evans Hankey、人机界面设计副总裁Alan Dye和苹果公司的首席运营官Jeff Williams,这些接班人都不是Ive的御用班底:Evans Hankey的作品鲜有问世,Alan Dye是今年iOS与macOS的主设、Jeff Williams更不是设计出身。在Ive出走后,苹果设计团队的话语权也随之下滑,设计思路也已经发生改变。

苹果的商业考量

从商业角度来看,iPhone 12采用方正设计,不仅是因为设计团队大换血的原因。

iPhone X的全面屏设计已经延续了三代,在这三年时间里,安卓从“18:9,额头下巴”的设计语言,光速进化到了“全面屏、穿孔屏、极窄边框”,iPhone X的设计在如今来看已经过时。

作为全面革新的一代iPhone,苹果希望通过新设计,来向市场宣告iPhone 12的创新之处。每一代采用新设计的iPhone,最后销量都不会差,哪怕内在的硬件提升其实并不大,iPhone 5、iPhone 6和iPhone X都是如此。

从技术上讲,iPhone的“刘海屏”设计,在磕磕绊绊三年后,依然没能圆满落幕。苹果显然错误估计了屏下结构光的生产难度,传说中的“无刘海”iPhone,至少还要等两年时间,但库克又亟需给部分眼馋新设计的顾客回应,才做出了iPhone 12更换设计的重要决策。

从目前的线报上看,iPhone 12大概率不会上马高刷新率屏幕,苹果想用新设计+5G+多机型的搭配方案“混”过今年,并且库克的商业战略很可能会成功—只要价格不变的话。

0
Copyright © 2006-2020 手机维修技术分享.手机维修品牌网 版权所有